2014年05月21日

1吨重大吊灯百年青岛

  探究青岛的发展史,注定要回望一段灰暗的日子。1897年11月,以“巨野教案”为借口派兵强占青岛,强租胶州湾,划为其范围。随后,在胶澳租迅速建立起一整套殖民体系,力图把胶澳打造成一个“模范殖民地”,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炮火在青岛燃起,殖民者的美梦才终于破碎。在德占青岛的17年(1897—1914年)间,先后有4人出任了在青岛的最高军政首脑——总督一职,他们在这里享受着至高的,过着富裕的生活,特别是1907年总督新官邸落成后,总督及家眷的生活可谓富贵奢华。

  总督府有多大?装修到底有多豪华?总督与家眷用的是什么样的家具?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……5月19日上午8点半,“时尚之旅·青岛博物馆馆藏珍品探访”系列活动第二站走进青岛总督楼旧址博物馆,20位早报读者组成的探宝团对馆藏珍品大吊灯进行了探访。透过那盏重达1吨的水晶紫铜大吊灯,大家似乎看到了昔日总督气派的生活,同时也感受到了100多年前精湛的制造技术。

  走进龙山26号幽雅、的院落,迎面便望见了那座装饰豪华、色彩瑰丽的建筑,它融合了多种建筑元素,在建筑艺术的包容性、协调性与纪念性上堪称典范。踏上石级,穿过大厅,探宝团来到了总督楼当年的大餐厅,看到了这次要探访的宝物——高悬在天花板上的那盏大吊灯。总督楼旧址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告诉大家,这盏大吊灯是国家一级文物,主体部分用紫铜打造,重约一吨;四周悬挂了670枚水晶吊坠。它造型典雅,像一束含苞待放的水晶之花。吊灯采用青年风格派的设计风格,整体用葡萄叶做装饰,突出了花草藤蔓的形状。每一个灯泡上方都垂有葡萄叶,就像一个个小花苞,非常符合青年风格派所提倡的自然线条,通过草木与自然界的联系,展现了当时人们对于生命真谛的追求。说,这盏大吊灯和总督楼的其他灯具,都是当年在制造的。

  “这么重的灯,是怎么运来、怎么装上去的?”探宝团不禁提出疑问。介绍,1907年春天,总督楼内部装修工程师阿尔伯特·施泰纳带着总督楼的装修灯具、家具等搭乘瑞恩号运兵船来到青岛。吊灯运到总督楼施工现场后,工人们先在地面把分散的部件组成一个整体,接着用吊装机械把吊灯用拇指粗的钢索牵引至天花板。为了避免钢索中途滑落,工匠不仅将钢索固定在屋顶木梁交叉处,还用铰链机的绞盘锁定,起到双重固定的作用。另外,大餐厅的天花板之上是一个隐蔽阁楼,高约6米,上百根木梁支撑起屋顶,阁楼的地面用几十根间距约50厘米的木梁做间隔,中间填充熟石灰、沙子和木炭组成的三合土,起到防火、防潮和防止木梁变形的作用。因此,这盏大吊灯经过百年,依然安稳牢固地悬挂在天花板上。这盏吊灯从设计、选材、体型、吊装难度来说,都是国内罕见的。

  还告诉大家,在百年的时间里,在这盏奢华的吊灯下,山东巡抚孙宝琦、孙中山、宋美龄、及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等众多都曾在它耀眼的灯光下停留,直抒胸臆畅谈国事。它了历史的变迁,注视着青岛走过了德占、日占、国民时期,最终迎来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的浪潮。

  在整个探宝过程中,大家都听得非常仔细,一位大姐还一边听一边做记录。她说:“回家后我不但可以自己看,还能再讲给别人听。”探宝团中还有一位小,他是青岛市文登小学5年级的学生王朗康。在探宝过程中,员不时地提出一些小问题与大家互动,每次王朗康都和奶奶一起积极踊跃地抢答,4个小问题祖孙俩竟然答对了3个,最终获得了总督楼博物馆的文创纪念品。原来,王朗康平时就喜欢看历史方面的书籍,也喜欢参观博物馆,一年前曾跟着学校来此参观过,对于总督楼,他不但了解大体概况,就连许多细节都铭记于心。

  参观完了大餐厅,探宝团还参观了总督楼的会客厅、书房、卧室、花房、酒窖等等。得知总督楼建筑面积4000多平方米,楼里的大部分装饰材料和家具都是当时的精品,而且都是不远万里从运过来的,大家不禁感慨,当年总督的生活真是太奢华了。

  “这盏吊灯现在还能亮吗?”听完对水晶大吊灯的,探宝团的都想一睹吊灯点亮的样子。因为是一级文物,吊灯一般不允许打开,但为了让大家真正领略这盏灯的艺术魅力,博物馆还是为探宝团打开了灯。当吊灯亮起来的那一刻,大厅里顿时四射、富丽堂皇,40个花苞如同一个个小太阳般耀眼夺目,柔软下垂的细长铜线看起来自然飘逸。大家惊叹不已,兴奋得拍起手来:“跟着早报来探宝真是太好了,要不然我们哪能看到吊灯点亮的样子啊!”